您好!欢迎光临上海广乾五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!
 ※ 返回首页 ※ 联系我们  ※ 在线留言
?
钣金加工一站式制造供应商
设计定制、生产加工、整机装配、设备接线
客户咨询服务热线:
13671884101
热门搜索: 非共和国  不锈钢
行业动态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 陆清婉看过去的眼神愈发自己的事情是战胜各种风险挑战的根本

陆清婉看过去的眼神愈发自己的事情是战胜各种风险挑战的根本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30 14:27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
  陆清婉对于秦知杳的感情其实没有那么复杂,只是多数时候看着他,就会不自觉的想到另一个男人,而后自然而然的带入到有他的情境中。

  她年少时期心动过的男人,占据了她人生的很大成分,哪怕只是她一厢情愿也好,却也真的是动过心思的。

  而秦知杳,拥有江辞现在还没有的成熟,哪怕已经步入了三十多岁的年纪,他的五官依旧俊美非凡,更有种经受过岁月洗礼的气度,是一般人比不了的。

  如果不是江辞,那么是他也可以了不是吗?

  至少她可以在现在的位置上站稳,顺便将某些人踩在脚底下。

  似是为了坚定自己的想法,陆清婉看过去的眼神愈发的带着抹肯定。

  她现在别无它法了,开弓没有回头箭,她必须赌一把。

  很快就到了秦知杳生日的那天,楚娇娇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苏玉的邀请,她也很清楚苏玉准备在当天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的,这种时刻难道不是夫妻两私下庆祝比较好吗?

  苏玉倒是笑了笑,回答道,“我怕他当场哭鼻子,有小辈在,特别是江辞要是在,他起码会收敛点。”

  该哭还得哭。

  楚娇娇心里想着,却没有说出来。

  临近晚上要给秦知杳庆生之前,楚娇娇还在家里试衣服,江辞推开门走了进来,面色有些暗沉。

  楚娇娇看着镜子里的男人,没有发现那一点脸上覆着的阴霾之色,还兴高采烈的说着,“江辞,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去参加小叔叔的生日宴啊?”

  江辞大步走了过去,望着她还带着笑的面容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可他清楚自己若是不开口她一定会怪他。

  “娇娇,小婶婶出事了。”

  “嗯?你说什么?”楚娇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声音。

  “不好了,宿主,苏玉出事了。”
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楚娇娇的手落下,裙子就这么掉在了地上。

  “先去医院,我路上再跟你说。”江辞望着她的脸,扇动了一下睫毛。

  车上,江辞将事情告诉了楚娇娇。

  苏玉见血进了医院,情况凶多吉少,孩子也恐怕保不住。

  原因是她想要去叫陆清婉帮她一起准备蛋糕的时候,看到了陆清婉和秦知杳在床上不堪的一目。

  “陆清婉。”她一字一顿的念着女人的名字,黑漆漆的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怒气和阴霾。

  除此之外,她整个人都有种冰冷至骨的感觉,忍不住的恐慌。

  苏玉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孩子,有多宝贵她很清楚,那承载了她的全部希望。

  如果她出事,她的孩子出事……

  脑海里不由的跳入了一段画面,不久之前,苏玉拉着她去了菜市场。

  看着呦呵的大爷大妈们,楚娇娇自觉这不像是苏玉会来的地方。

  “小婶婶,你想干嘛啊?”

  “我从来没有给秦知杳做一顿饭,所以……”苏玉说着,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  “你还怀着孕,不能接近油烟的吧!”楚娇娇有些不赞同。

  “所以我来买菜啊,也算是我尽了一点心意。”苏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理所当然的说着,好似一点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。

[返回]   
下一篇:没有了
百度